主编:  绿音



邰筐

1971年生于山东临沂古墩庄。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探索》等刊物发表诗歌若干,并被选入各种年度选本。曾参加诗刊社第22届青春诗会,个人诗集《凌晨三点的歌谣》入选中国作协“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06年卷),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另著有诗合集《三个刀伏手》、《我们柒》。



悲伤总随着夜幕一起降临

悲伤总随着夜幕一起降临。 那些每天挤在回家的人群里, 木偶般面无表情的人。 那些每天在黑暗中摸索着上楼梯, 又找不到钥匙开门的人。 是什么一下子揪住了他们的心? 人只有在夜色中才能裸露自己的灵魂。 他们蘸着月光清洗眼中的沙子, 他们扯出身体里隐藏的乌云, 就像从破袄里扯出棉絮,而悲伤却总是 挥之不去。它有着尖细的嘴,它钻进你的肉里, 融入你的血液,并跟随着心跳走遍你的全身。

凌晨三点的歌谣

谁这时还没睡,就不要睡了。 天很快就要明了。 你可以到外面走一走,难得的好空气, 你可以比平时多吸一些。 你顺着平安路朝东走吧。 你最先遇到的人,是几个勤劳的人。 他们对着几片落叶挥舞着大扫帚, 他们一锨一锨清理着路边的垃圾, 他们哼着歌儿向前走, 他们与这座城市的肮脏誓不两立。 你接着还会遇到一个诗人。 他踱着步子,像一个赫赫帝王。 他刚刚完成一首惊世之作, 十年后将被选入一个国家的课本, 三十年后将被译成外文,引起纽约纸贵, 六十年后将被刻上他自己的墓碑…… 现在的诗人在黑暗中向前走着,在冥想中慢慢回味。 后面跟上来一群女人,她们是凯旋歌厅收工的小姐, 你在和她们擦肩而过的瞬间, 会听到她们的几声呵欠, 会看到一张张因熬夜而苍白模糊的脸。 你接着朝东走,就会走到沂蒙路口。 路北的沂州糁馆早就开门了, 小伙计已在门前摆好了桌子、板凳, 熬糁的老师傅,正向糁锅里撒着生姜和胡椒面。 他们最后都要在一张餐桌上碰面: 一个诗人、几个环卫工人、一群歌厅小姐, 像一家人,围着一张桌子吃早餐。 小姐们旁若无人地计算着夜间的收入, 其间,某个小姐递给诗人一个微笑, 递给环卫工一张餐巾。

散步

每天晚上出去散步 我总要把白天走过的路线 再走一遍。 要是白天去的地方太多、太远 我也要在心里走上一遍 我要把白天丢失的东西 一点点地找回来。 把被白昼打磨掉的激情找回来 把泥沙俱下的生活 再反刍一遍。就像 从肉里挑刺,剔除 一天的虚假、浮澡、麻木、欺诈 之后,我才能安然入睡 才能保证次日再次醒来 还是一个完全的人。

Copyright © 2005-2019 by Poetry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