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 绿音
  编委: 昌群
梁元

何均

何均,原名何军,曾用笔名何柳村。男。汉族。1965年生。四川江油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北美中西文化交流协会理事。1989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入选多种选集并获台湾诗人彭邦桢诗歌创作奖、首届“先觉杯”全国小说三等奖。小传收入多种辞书。著有诗集《明镜集》《清晨,我遭遇必然的蝴蝶》,小说集《伍镇》。



水仙花开了

1 我的水仙花开了 像所有植物都要经历隆冬和初春 在幽禁中独处。而我的水仙花 在未开之前就已经开了 仅仅需要零星的水,凭自身而芬芳 我滴尽甘露,怀揣深邃与透明的水晶 又回到源头。与我的水仙花小憩相互温养 作些爱的游戏,静候下一刻的光临 从这里将以恨的真实启航 去摆渡超负荷的灵魂。面对大海 坦然而神往,继之无所依附地飞翔 被滋润的事与物,以新芽的绽开 和奔放的力量,在初春到来之前的末冬里 从大地的温馨的伤害中惊醒 开始蠕动、振奋和高昂,以剧烈的空气 全面激扬天空,触摸云和风的肌肤 与日月星辰的旋律共舞。宛若流水的柔软 和急湍,而拉开奥秘与苍茫的帷幕 2 要真实地来到这里,感受这里的位置 与原身,可能仅在花开的瞬间 而恍然大悟。这却是几个轮回的展转与结局 正像我的水仙花的开放 在需要的此时此刻此地之前就已经芳香 那是天光泄漏的夏夜。渔灯 在波光里闪烁。为了通过情与爱的火焰 降临红玫瑰的艳丽和空虚的旋涡 沉醉汇合,做些引渡的梦 她被爱的真实与激进所恐吓 来不及回味,却匆匆逃离梦之手 所描绘的蓝图和指向的彼岸 跑进江边的夏夜出神。就在此时此刻 天光闭合。梦中人已飞离此地 只有波光里的灯火在如故地一闪一烁 又是多少年的反复与穷尽 而再度仰望星空。能在初春的今夜 一往情深。这是等和盼的一点必然 就像今夜那片云环拱明月。抓住这古老 而年轻的心情,如此的聚如此的离 如此的不聚不离就够了通了 我的水仙花开了 从隆冬到初春只需要一点水 是我开了还是水仙花开了 这已不重要。关键是在未开之前 就已凭自身而芬芳飘逸 3 作为心灵,云游黎明与黄昏 在每个梦境驻足、停留和接引 强化呓语的真实和秘密。灵魂依恋于 爱的博大精深,以物质的德性光临 在光与影的变幻中通过梦和奇遇暗示 成为和谐的肤色、语言和风俗 暂时离开永恒,在寂静深处沉默 我本是你们的住户。在同一黄昏里 谁又真正认识我进入我拥抱我 最终成为我。似曾的相识还需借助 烟酒的刺激、焚烧和催眠,终于成为 醒着的梦游人而进入彼此的心灵 但只是流星划过,随后又原地沉湎 对心灵可能的花朵的开放 凭吃过的水果来掂量,有时竟怀疑 水果被吃的事实,就像感到 水仙花的芬芳扑鼻,却不敢大胆肯定 非要掉头一瞥来证明不可 那灵物已是过眼云烟,只有牢牢把持酝酿 才可能进入一步之遥的莲花世界 4 那深深的嘱托与期望,在我的水仙花 无比芬芳的时候,像果树要萌芽开花结果 成为人间的烟火与奇迹。正如莲花盛开 光辉沐浴诸神,在最后时刻通往天途 我幕天席地独坐苍茫。自见你 那一面之后,我就飞临栖居之地 借助空气的振荡,使每个角落 芬芳纯正,像水仙花要借助水 但都凭自身去开放与你相通 被甘露滋润的事与物,心灵已具足一切 却被光与影所淹没。余下的工作 就要在爱与慈悲的怀抱,将自己化得 一无所有。让他们之上的本来面目 那缕圆满灵魂的元气,从土地和肌肤的束缚 与吸引中,开始飞升,化进太虚 5 除了最为本质的工作,我将继续定居 就像一棵树上有枝下有根。最初也为家伤感 曾自问我为什么这样痛苦。远离水仙花 莫名其妙。在琐屑的事件中不断反省修正 努力调和可能的矛盾与关系,避免 对纯洁和真诚的伤害。心平气和,悲悯 所有生灵的苦难。默默地从小小的家开始 去熔化晶莹与诱惑的冰山,而释放 那团柔软的火。为了天空的生动与重放异彩 要爱和耐心。远离的水仙花又会回来 家又变得温馨。同样尝到开始的水果和甘甜 6 孩子以信任和欣喜,通过我们的目光 而快活。在紫红色的子宫里暂居和等待 对原身各种因素的怀念,最终被向往和新奇 所代替。静观远与近的奇妙变化而具足了 人的无比德性,准备开始既定的人生 今夜众星捧月。随着仙乐你光临人间 在母腹中,我们的孩子动了笑了 水仙花的芬芳沁人心脾。向你仰视顶礼 你微笑着看我们和孩子。我们又回到 孩子般的怀抱中,既作父亲又作孩子 -——我的水仙花开了

Copyright © 2005-2019 by Poetry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