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 绿音
  编委: 昌群
梁元

黄山老岸

黄山老岸,教师,诗歌编辑,安徽省黄山市歙县人,1965年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黄山市作家协会会员,黄山市青年诗歌协会常务理事,诗歌作品1200余首散见于国内上百家报刊杂志,曾入围柔刚诗歌奖、张坚诗歌奖、中国当代诗歌创作奖、苏东坡杯诗歌奖等;诗歌作品收入《当代经典短诗》、《中国诗歌精品大全》、《中国新乡土诗选》、《中国诗歌精选100首》、《中国地学诗歌双年选(2011-2012)》等几十种选本。



夜行火车穿过隧道

躲闪不及 压向夜行火车的星空 显露厚重而诡异的本色 白日里忙活的鸟雀返回巢穴 安静被轮子滚动的声音轧碎 我恰好随车逃亡 却不知下一站是哪里 风吹草动 我听到车皮擦伤的空气 有着低沉的声息 而车厢里面的人半睡半醒 形态各异 我明显感觉到火车行驶在弯道 它的扭动身不由己 一趟夜行的火车穿过隧道

中秋次日早晨的天空

秋阳慵倦 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 我无限热爱的秋天高高在上 没有扰攘也没有喧哗 它独自高悬 将渗透在尘埃里面的事物全部撇在了一边 迷醉于安静 透明而纯粹 仿佛是摆脱 仿佛是洁净 它把每一个部分逼入无人企及的冥想 回到自己本来的位置 临窗的人举头凝望 月已不在眼里 甚至鸟雀也不曾飞跃 整个儿的透明与纯粹 是内心与天空 急速地融合在了一块

麦田空寂

收割后的麦田一览无余 像被盗空的包袱平整地摊开在 大地上 运送粮食的大车消失于视线 只有新翻的泥土一如浪花 朝向麦田的边缘涌去 边缘一望无际 可家乡在哪里 收割的人放下镰刀又匆匆去了哪里 麦田空寂 它比日薄西山还要无语 仿佛这冷清早已安排 只在此时显现 仿佛这冷清在劫难逃 命运也已锁定 我有三个时间来到麦田 播种者忙忙碌碌 之后是麦田青青 长势特别旺盛 最后到达已是收割之后 我目睹空寂的麦田 几乎昏厥扑地 甚至乌鸦也不曾飞临 空寂的麦田逼迫我心慌意乱 空寂的麦田逼迫我忧心忡忡

Copyright © 2005-2017 by Poetry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