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 绿音
  编委: 昌群
梁元

李涵淞

李涵淞,女,1992年生,中国首届文学交流会诗歌组第一名。作品散见于《诗刊》、《山东文学》、《天津诗人》、《人民文学》(英文版)、《新世纪诗典》、《济宁日报》文化周末等文学刊物,作品被收入《中国当代短诗三百首》、《网络诗选2012年度诗歌精选》等选本。



刻痕

无论什么时候刻下,都是过去的历史了 ——题记 手指抚着刻痕,过去与当下交叠 十指连心,她战栗了起来 抖出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年岁长了又长 爱过的,尽远去,标榜的,皆是错 墙变成一张皱纹遍布的,没有五官的脸 仿佛鞭子一条条抽在她身上 多少年筑起的大厦,在一瞬间崩溃 那样的壮观,该用一生去祭奠 所有的痕迹都在不着边际地跳舞 所有的眼泪都在不动声色地伴奏 刻痕,不过是证明一个人—— 如何老去,如何哭到双眼空洞。

血夕颜

他已经很老了 有一些问题需要时间来回答,但 他听不到 ——题记 他的经历不太似一般人 此刻,静静地靠在椅子上 打磨那些生锈的战戟,将烧焦的土地 植出一片青山绿水 听不到就只听耳畔的风声 “呼呼呼……”从豁口扯出 在过往的战场上拂过,多像他 壮志未酬,多像他 执意离去时带起的最后响动 “我没有当过红卫兵,在那个纷乱的年代” “我将热情藏得极深,低头,目露凶光地开垦” “狗狂吠着从我身边跑过呵!血流成河。” 晚年的他笑得极其安静,恬淡 一动不动,一坐经年 夕颜从脚底发芽,蔓延而上,似归家 他的身体长出了无数小喇叭 颜色最红的一朵,从眉心冒出来 另类色彩 从白出发,经历五彩缤纷,归于黑 抑或反之 但有一种毕竟不同

落子无悔

撒一把稗谷 会有风将它剥成白米 我却一生粗糙,在安静的峡谷 做一个身围围裙,以河水洗手的女子 落子无悔,天底下有这等好事 输了也笑,就算被逼到死角,也有 一对骑兵湿漉漉地飞奔而出 远方来客,“你守着一个悠久的梦” 梦里话桑麻,将诗笺折成鸽子的形状 这里曾是一个战乱之地,积满腐尸 千年之后,许多植物葱绿得过分 疼痛仍然新鲜,绿色之血,如女子的妖眉 怀着异类的心事,下棋时 令对手心悸,落子无悔 她微微一挑,赢了一生

Copyright © 2005-2017 by Poetry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