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 绿音
  编委: 昌群
梁元

吴祝平

吴祝平,常用笔名南国杜鹃,江苏南通如东人,毕业于苏州大学。散文、诗歌等文章散见于《读者》、《今日文摘》、《星岛日报》、《苏州日报》、《美华文学》、《绿风》、《诗潮》、《辽河》、《雨花》、等。曾是《笑言》、《美华文学》等文学网站版主。



早起的人们

早起的人们 因为害怕天空寂寞 他们把夜鸟赶到天空中 让飞鸟在曙色中涂鸦 初冬,不期而至的一场小雪 就是飞鸟飘落的羽毛 早起的人们 此时,他们的内心一定很空旷 他们把号子扔给风 因为害怕土地寂寞 他们赶着铁牛 把那些沉睡的种子 也赶到土地里

家园

家园是影子居住的地方 春天有鲜花 我把它们锁在三月里 三月,我有一趟远行 我将带领三月的麦地 那些曾经被祖先嘴唇咬破的胚芽 一起走进布谷鸟的内心 那里有扔到天空的镰刀,皎洁而锋利 那里有宽敞的谷场,石头碾子 为麦子准备好了产床

小河流水

风从北墙上的窗口吹进来 乡村的小河就开始害羞 不用轻緲的雾纱,有得也行 一切的神秘都藏进薄薄的冰层下 谁都想听小河的故事 那些在冰面上磨蹭的野鸭和阳光 它们的手段还不够老练 耕牛的舌头舔过锯叶草,舔过镰刀 小河的冰层也是被它舔开的 河水痒痒的 小河在乡村的怀抱中穿来穿去 这时我们不许说暧昧,要说热爱 芦笛沙哑,发不出那么饶舌的字眼

闲话农事

继承了父辈的镰刀 就继承了我们的身份 春天,我们把田野烧得像夜空一般黑 我们把种子撒下去,天空的星辰就多起来 农闲了,我们也许还会做一场春梦 梦见田野上出土的剑锋依旧闪着寒光 那光芒我们在镰刀上也看到过 而今我们戏说王者之事 总有人要代替稻草人 值守麦地,监护麦地上的青蛙、蛐蛐 春雨在滴水檐上修改时间的节奏 谁也不想虚度春天,谷雨过后 我们只想打动一朵桃花

麦地

我听见布谷鸟在歌唱了 还隔着一个雨季 我已经准备好了镰刀、磨刀石 石头碾子开始在旱地上待命 五月的麦地 是一些待产的孩子 我不相信麦粒是雨水的形状 不到最后的时刻 我不会从田埂上撤出我的影子 撤出忠实田娃和稻草人

Copyright © 2005-2017 by Poetry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