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的世界里
——旅美诗人绿音诗歌印象

苏建斌

    人类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丰富的不断加深的内心世界让这片天空五彩缤纷、异彩纷呈。对于一个用心生活的人来说,她的心灵就是一方天空,就是一个完整的不断充实的世界。这个内心世界是她的,也是这个大千世界的。旅美诗人绿音就拥有属于她自己的诗天空,一个属于她自己的、也是属于全人类的丰富的世界。

    一、站在奇妙的点上

    每一个女性,生来就是天然的诗人。性别的柔弱让她们像一只生性怯弱的红鸟,用明丽的目光、胆怯的心跳去观察与触摸外部的强大世界。而千变万化的世界,又让她们一会儿惊起、一会儿沉落。并不是所有的女性都能够成为诗人,而成为诗人的女性必然是对其天性的一贯坚持。

    诗人绿音,就是这样一位女性。从十四岁开始写作至今,她始终站在一个奇妙的点上来观察体验世界,营造了一个独具个性特色的属于她自己的诗歌世界。

    站在岸上,她看到的海“一浪又一浪的夜/拍打永不消逝的岸”、“今日这里没有海/只有渐渐陷落的沙滩”、“是否沙滩独坐/听不见帆影浊浪”、“我梦见自己躺在海底最深处/鱼群在我四周轻快地游动/我身上有一个伤口/在不断流血”、“四月之后都是涛声了/涛声万仞/任我一千次地攀登”。在诗人绿音的世界里,站在岸上观海是她内心的重要部分。也许从小生长在海边的她生来就与大海结了不解之缘,她的心与大海同呼吸共节拍。也许是海的深沉博大、狂风巨浪迎合了诗人内心的情感波涛,她总是在诗里的世界里与大海共舞。在她早期的诗歌创作里,《空海》便把这种大海情结推向了高潮。

    任你的航线一千次切割我
    我是海
    只有泪水没有伤口
    
    多年来我举着不凋的手
    等待你
    等待你的承诺
    风一样张开腥红的旗帜
    
    你的桨声渐远
    桨声里长出黑色岛屿
    大大小小布满我
    深深浅浅的悲伤
    
    沉入海底
    海底是血染的珊瑚
    美丽地倾诉沉默

    这首诗中,诗人的感情像沉入海底的珊瑚,美丽地沉默着。“任你的航线一千次切割我”,诗人承受着的煎熬、执着与大海融为了一体,只有眼泪而没有伤口。大海、诗人,诗人、大海,诗人绿音就是这样一步步地从岸上走向大海,然后将丰富而厚重的人生体验融入大海并沉入海底;从一个青青女子的单纯烂漫一步步地成为了一个情感丰富的成熟智者。沉入海底的过程,就是执着的过程,深刻的过程,情感与人性、爱情与理想走向博大深厚的过程。

    二、心灵圣地之花

    诗人绿音如是说:如果用花来比喻诗歌,诗歌便是开在心灵圣地的许许多多美丽而奇异的花。它的花蕊是思想和灵魂,它的花瓣是感性和冲动,它的芬芳是精神的芬芳,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

    当我们阅读绿音诗歌的时候,往往被她笔下冷静而内在激情的文字所感动。她就像站在海边的女神一样,用冷静的眼神注视着这个外部世界。在她与世界的心灵对话中,我们能够感到诗人心灵圣地与外部世界的距离感,而这样的距离感,正是诗人独特的感知空间。

    飘散的感觉

    无雨时节
    绿叶和枯枝同时被阳光点燃
    成为灰烬
    浓烈的白烟中
    我的感觉渐渐飘散
    ......

    这是诗人早期诗歌中的一首代表作。诗人细腻而冷静地观察着无雨时节的绿叶、枯枝、阳光、燃烧、白烟、灰烬。短短的文字中,透过这些鲜明而灰色的意象,我们能够感觉到一颗心在宁静中的渴望、期待中的坚持之后渐渐归于空寂的空灵境界。绿叶、阳光、燃烧这些意象,很准确地表达出了诗人鲜活的生命个体在这个世界中的积极存在,而枯枝、白烟、灰烬这些意象,则把诗人心灵深处与生俱来的宿命呈现在眼前。这种生命的灵魂的挣脱与宿命之不可抗拒的角力中,“我的感觉渐渐飘散”。“绿叶与枯枝同时被阳光点燃”,点明了诗人对生与死、短暂与永恒的清晰认知,让人心痛而神驰。诗句中呈现的感性与冲动、冷静与燃烧让人看到了一朵开在心灵的冷艳之花。

    三、跳舞的珊瑚

    珊瑚在温暖的海中游弋
    触须柔软
    通体透明
    肌肤象蛇一样光滑
    它在海中优雅地舞蹈
    它的呼吸象雨后的空气
    带着水草的清新
    它在月光的海中舞蹈
    它的思想象它的触须一样舞蹈
    没有心
    它看不到任何东西
    它看不到过去也看不到未来
    它只是毫无表情地独自舞蹈
    它的歌声象塞壬的歌声
    散落在阳光的海中

    一旦离开海
    它就死在它的完美中
    它的思想变成
    完美的标本

    绿音的诗歌,很多篇章是以大海为背景的。大海作为力量的象征,也是变幻莫测的象征。她有时赞美大海美丽的皮肤,而更多的是以大海隐喻人世的短暂与世界的不可知。在大海苍凉的背景下,尘世所有的生命都显得微不足道。而诗人要表达的,并非是颓废与虚无,而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生命的舞蹈与挣扎,是对生命的凄美的礼赞。在诗人的笔下,珊瑚是“触须柔软/通体透明/肌肤象蛇一样光滑”,“它在海中优雅地舞蹈/它的呼吸雨后的空气/带着水草的清新/它在月光的海中舞蹈/它的思想象它的触须一样舞蹈”。这是多么纯粹与灵透的生命之舞啊。更为深刻于人心的,是接下来诗人写道:“没有心/它看不到任何东西/ 它看不到过去也看不到未来/它只是毫无表情地独自舞蹈”。没有心的珊瑚,正是心里装满了前世来生。而看不到过去与未来的大彻大悟,正是诗人对世界过去与未来的认知。这强大而玄虚的世界多么像大海,而纯粹的生命凄美,又多么像在大海中跳舞的珊瑚。“一旦离开海/它就死在它的完美中/它的思想变成/完美的标本”,在结尾部分,诗人概括出了人在尘世间的灵魂的超脱。诗人深知完美的结局与途径,但谁又会如此完美呢?而谁又不想如此完美呢?正是这种追求完美的过程,才能让人感觉到生命的执着与价值,才能让人感觉到生命的诸多挣脱与无奈。

    诗人绿音在《跳舞的珊瑚》这首诗中,把灵魂深处痛楚的思索,“毫无表情”地掩藏在珊瑚的独舞之中,读来让人感到沉重而美丽。

 

                                                                                      2010.3.31

苏建斌,别名苏堤春晓。男,生于60年代,山西原平市人,文学学士,供职于某国企,忻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散文诗天地》、《黑土地文化论坛》、《三江源文学网》、《核桃源》、《华语文学》、《诗界论坛》、《半月诗卷》、《雷州新诗》、《情诗论坛》、《中国诗选刊》、《中国现代诗人》、《华西文学》等编辑。八十年代后期开始诗歌创作,发表诗歌、杂文、诗歌评论等300余篇,共9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国内外报刊杂志,诗歌作品入选《当代新诗100家精选》、《神州作品选》、《当代诗卷》等文集。

Copyright © 2005-2017 by Poetry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