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鱼雁情怀
——绿音诗歌《信》欣赏

杨光

    欣赏绿音的诗歌《信》,不禁让人联想到诗词中那些感人的少女典型。《诗经·硕人》中庄姜的美丽动人,《乐府民歌·陌上桑》中罗敷的亮丽坚贞,《木兰诗》中花木兰的英勇聪慧,李清照《点绛唇》中少女的天真矜持……绿音在《信》中用清新而细腻的笔触,也为我们勾画了一位纯真多情、浪漫诗意、含蓄矜持、妩媚羞怯的初恋少女形象。其情态宛然动人,惟妙惟肖,分外传神,颇具“贞静羞怯的美和闲雅动人的魔力”,是现代诗歌中不可多得的情趣少女典型。

    《信》构思巧妙,角度新颖,诗人绿音借助信和“仙女教母”为我们打开了一个童话般心灵世界。“如果我也有一个/仙女教母/那么就请她/把我/变成/一封信/一封普普通通的信”,将我(少女)虚拟为一封普普通通的信,自然不俗,朴实中饱蘸诗性意蕴。在短信和email时代,飘逸在“尺素”、“双鲤”、“鱼雁”、“鸿雁传书”等上的恋情更别有一番韵味,令人浮想联翩,回味幽幽。

    《信》后两节,诗人在将“我”(少女)虚拟为一封普普通通的信后,继续展开诗意联想的翅羽飞翔。“当他将我/撕开一角/会是什么表情/当他阅读我/我会不会颤抖”、“他会不会把我放在/上衣的内侧口袋中/一个人在路上走”。一组细腻婉约的动态心理叙描,犹如摄影特写,影视特镜,纤毫工笔画,将“我”的精神韵致和内心的情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形象诗意、含蓄婉转、情趣宛然,这些美丽温馨的情景让人忍俊不禁。都说画形容易写心难,我们不能不佩服诗人绿音高超的艺术技巧,她捕捉到了生活中的最含蓄诗意、最耐人寻味、最能引起人们想象的瞬间,并用她放大镜般的眼睛,为我们放映着少女微妙的心灵律动。

    《信》虽未对“我”(少女)的容貌、体态、服饰、动作进行叙描,但通过动感饱满的心理展示,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我”一定是位美丽文雅、诗意浪漫、情感丰富、善解人意的女孩。写心传神,且以心溢形,心、形、神相得益彰,这也是本诗出彩的地方之一,是诗人绿音高超的艺术技巧又一精彩展现。

 

                                                                                 2010年5月18日

杨光,原名杨光锷,诗人,艺术评论家,致力于艺术理论 、诗歌美学、武侠文化等的专业研究和诗歌小说写作。诗意地栖居生活,把诗歌当作生命的存储与寓居之所。倡导诗情画意和诗词自由体的诗歌流派写作。著有《诗 歌写作与鉴赏美学》、《武侠文化与青少年思想》、《爱情之死》、《流浪的缪斯》、《诗情画意三行诗》等。代表作有诗论《诗歌美学形象系统梳理》,长诗《诗人·预言》,微型诗《都市鸡人》。

Copyright © 2005-2017 by Poetry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