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群 Chang Qun

昌群,本名杨昌群,笔名若风。诗天空诗人协会副会长,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理事,青岛市作家协会会员。厦门大学中文系毕业,现居青岛。

Chang Qun, originally Yang Chang Qun, pen name Ruo Feng. He is a vice president of PoetrySky Poets Association, one of the directors of Shandong Young Poets Association, a member of Qingdao Writers’ Association. He graduated from the Chinese Department of Xiamen University, now lives in Qing Dao, China.

秋天的青红

    隐迹山水,青翠若含苍劲,驾掣风云,轻红略带尘霜。

    农历九月的一天,阳光穿透渐散的薄雾,穿透高低不已的山岗和流水,穿透我心中多彩的遐想。早晨八、九点钟的样子,高处的阳光播洒,我的思绪漂游在山色之中。

    任凭直感来到山前,在进山的岔路口,一位耆年老汉,中等的个头,淡然的亲切,整洁的秋装,清清短短的黑色头发,略有略无的胡茬,神情悠然的样子。“山里的枣,尝一尝啊。”我不由停在他的身旁,小小的竹篮,半大篮青青红红的枣子,间或有油绿色颀长丰润的枣叶。

    平常枣子就不敢多食,再说早早起床乘车,没来得及吃早饭,虽然背包里有很多食物饮料,可是空腹食枣,心里还是有些疑虑。因为那枣的新鲜和竹篮的古朴,随口问一句,“多少钱一斤?”“三块钱一斤。”心想真够便宜,市里的枣也要五、六元一斤,新鲜和色泽比这差远了。

    走近瞧一瞧,真是好枣,圆圆长长就象缩小的鸭蛋,古典美女的鸭蛋圆脸庞也不过如此。每个枣子都是青翠欲滴的颜色,青色里总有一处淡抹的霜红,可是春潮已然过去,冬霜还没到来,好象这青红的颜色,也有记忆也有预想。

    老汉说先尝后买,我说不必,背包里很多东西,我不想再背更多的枣,要不给你一块钱,抓几个尝尝就行。好吧,你一手抓一把。我说数二十个吧。他说随便尽情抓。身边一位心急的朋友,已然连枣带叶双手一小捧。老汉的目光越过我,眼望又一面的青山。我肃然蹲下身,一手一把饱满硬朗的青红色的山枣,合在胸前也是一小捧。我说谢谢您。

    沿山坡路走上十数米,借一家山舍的水龙冲洗一遍,数一数正巧二十颗枣子,一路走一路眺望,秋色空明远了又近。一手捧在胸前,一手捏一颗光润弧美的枣子,甜而不腻脆而不糙,滋滋润润流入我的胃腹,真是一生难得的品味。转眼上了山坡,手里只剩一颗枣子,留下当纪念,把它放进衣兜时,接着听到山谷里羼羼的溪水奔流的声音。

    春天我在这里,遇到一棵身形灵异的耐冬花树,看到几行古老的汉字,慢慢理解一点意思,也许理解过于细腻,也许理解远远不够,也许,只能感动之后才会出现机缘。

    花岗石间溪水乱,落物飘移晴空远。我在水边石上沉想片刻,掸一掸行装洗一洗行尘,拐过山路看到了蔚竹庵,今年的春天来过,今年的秋天又来。

    庵门的左前方,有一块半卧的巨石,有几棵绿色参差的枣树。路边有位摆摊的妇女,摊上摆着一种常见的铃铛枣,不是我进山时吃过的那种。我问摆摊的妇女,这碗里盛的是什么枣?她说是冬枣。我抬头看绿叶婆娑的枣树,看到几颗挂在树稍的小红枣,也不是我进山时吃过的那种。我从衣兜里拿出那颗留作纪念的圆长青红的枣子,摊在掌心让她看。她说没见过这种枣,更不知它的名字,她问我从哪里拿来的?

    去过一些地方,看过一些书,都没见过这样的枣,于是我多了份好奇,我想可能还会遇到那位年耆善良的老汉。

    下山时,我留意每个小摊和老者,可是走到公交巴士的始点站,也没看见那位老汉,更没见到那种圆长青红的山枣。怅然若失中,我再找衣兜里那颗青红色的枣子,不知为何已没了踪迹,它去了哪里呢?是留在了山水之中,还是留在了我的心里。

    2005、10、11 于青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