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群 Chang Qun

昌群,本名杨昌群,笔名若风。诗天空诗人协会副会长,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理事,青岛市作家协会会员。厦门大学中文系毕业,现居青岛。

Chang Qun, originally Yang Chang Qun, pen name Ruo Feng. He is a vice president of PoetrySky Poets Association, one of the directors of Shandong Young Poets Association, a member of Qingdao Writers’ Association. He graduated from the Chinese Department of Xiamen University, now lives in Qing Dao, China.

投我以木瓜

    十多年前在闽南上大学,经常在庭院旁、坡路边,看到婷婷玉立的木瓜树,感觉那树也就一人多高,青青的木瓜,绿黄色的木瓜,好多个木瓜一起聚在树头,既不招人爱也不讨人嫌,好象与我的生活无关。

    那时读《诗经》的一些篇章,有一首《木瓜》,倒也易读好记,没觉得和校园里的木瓜有何牵连。一首古代的小诗,只是生活以外的一只小鸟,管它从哪飞来又飞哪去,管它什么模样什么色彩。

    毕业后来到这个北方城市,想到大学校园时,脑海中偶尔会闪过木瓜树清清淡淡的身影,后来见到超市里有南方的木瓜,才知道能食用而且味道不错,在南方吃过很多当地水果,怎么这木瓜连摸也没有摸过呢。

    闲来时翻翻《诗经》,看到“琼瑶”也是《木瓜》诗篇中的用词,只是对木瓜依然不甚了了。直到今年春天,在崂山华楼宫的院子里,看到一棵高大秀美的木瓜树,才发现北方木瓜与南方木瓜的不同。

    原来,木瓜大体上分土木瓜和番木瓜,番木瓜就是南方校园里的木瓜,最早唐朝时移植我国,三百多年前在南方大量栽培,原产地在美洲中部,显然不是《诗经》所言的木瓜。土木瓜又称光皮木瓜、铁脚梨,有“万寿果”的美誉,野生土木瓜所含的酵素,近似人体的生长激素,其基因图谱正在被攻关研究,土木瓜原产我国,正是《诗经》所言的木瓜。

    由此对木瓜的感情深厚了一层,加之认为那是一首纯粹的爱情古诗,便静下心来多读几遍,看看还有什么多解之处。

    从字面上看,木瓜比桃子大,桃子比李子大,琼琚是玉佩较为珍贵,琼瑶是一般的美玉,琼玖较次之,琼原指赤玉后引伸指美玉,大小上下相对也是古诗常理。再看何新先生的新作《风》,解析也大体如是,可我总觉还缺些什么。

    前几日又看孔子对《诗经》的说法,“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心中略有感慨。昨日去会一位朋友,路上又想起《木瓜》诗篇,也许快到午餐时间,接着想到孔子的另一句话,于是有了新的理解。

    古代的玉佩大多是瓜白色、绿白色、黄白色,正好和木瓜成熟时的颜色相近,瑶和琼一般合用,也便回到原指色赤色,就是通常说的红宝石,正好和桃子成熟时的颜色相近,玖是黑色的玉石,透过亮光黑色闪闪,正好和李子成熟时的颜色相近。于是和那句“食色性也”有了联系。“投”不仅是送的意思,更有刚从树上摘下,色泽鲜艳、成熟饱满、激情相与的意味。甚至把木瓜比喻为美丽的女子,把琼琚比喻为有修养的男人。不仅是大小相对,更是色调性情相亲相近,从内到外的和谐之美。其实原文很美,暂且翻译成白话如下。

        塞给我新鲜饱满的木瓜/塞给你碧色相近的玉佩/不是一时相好/而是要永远和睦
        塞给我鲜艳欲滴的肥桃/塞给你红色灿漫的宝玉/不是一时相好/而是要永远和睦
        塞给我鲜紫透黑的李子/塞给你黑色闪亮的宝石/不是一时相好/而是要永远和睦

    有时人就如大海中的一滴水,可以感受上下周围无限的浸染。读到一首好诗不难,感受一首好诗不易。一首古代的小诗,让我感受到飞翔的快乐。

    《木瓜》诗篇,从古到今的爱情绝唱,从内到外的和谐之美!

    2005、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