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猫的幸福生活

昌群

 

    曾几何时,我们单位的大院里,有了两头灰白色的猫。也许是面貌相似,我分不清谁是谁,它们通常在院子后面的机修车间附近,并不远去,我也很少去那里。过了很久,是一年还是两年也记不清了,它们有了一窝小猫,有灰白色,也有纯白色,小猫们满大院都去,后来它们长大了,两只老猫去了哪里,也不知晓。

    马路对面的大院里,也有几头猫,它们不进我们的院子,我们院子里的猫也不去那里,据说这是猫的规矩。单位食堂有炸鱼时,同事特意收集些剩余的鱼头鱼尾,带给猫们,后来这些猫和大家熟悉了,午饭时经常在人们身边转来转去,好象一家人的样子。

    去年秋天,我们隔壁的单位撤离了,人去楼空院子零落。不久后在附近十字路边的人行道旁,出现了一头大黄猫。大黄猫心灰意懒的神态,有时蹲卧在人行道旁,有时蹲卧在人行道中间,眼不看人,也不看别的事物,闭目养神的样子,孤苦零丁的样子,不知道是被世人遗弃,还是它遗弃了世人。当它蹲卧在人行道中间时,有的行人到它近前收不住脚,从它的身上跨过,它也不为所动,我观察了几次,它连眼也不睁一下。

    但是看得出来,它邋遢的毛色,倦怠的神情,执着留在零落的大院的近旁,不惧冷暖不畏行人,它又以什么为食呢。大家渐渐关注它谈论它,有好心人放些剩饭在人行道的墙边,也没见它在人面前吃过。后来,单位同事带些好吃的放在墙边,它还是那样视而不见,睁眼闭眼连脑袋也不抬。

    后来天气冷了,我们也穿上了冬衣,上班下班或偶尔外出时,大黄猫还是蹲卧在那里,只是它的毛色越发黯然。再后来,听说它受了伤,是行人不小心踩到它,有一条腿骨折了,于是有位女同事,将它抱到我们单位。

    好多天没见到大黄猫,天特别冷的时候,它出现在我们的院子里,有些蹒跚有些消瘦,但是身子仍比一般的大猫大过一圈。这么多时间,我没听到大黄猫叫过一声,它不象单位院子里原来的猫,时常喵喵叫着,或者摇头摆尾的样子。

    后来大黄猫行走自如了,看来它的腿伤已愈,同原来居住的几头猫冷战过多天后,好象已能和平相处,毕竟它是头不避行人并敢于蹲卧街头的大黄猫,别的猫是灰白色或者纯白色,个头体形比它小了一圈。大黄猫时常在我们大院里行走蹲卧,有时它在墙角晒太阳,我到它身边低头叫一声“大黄猫”,它也不理,好象我的声音是另外一缕阳光,我会心一笑,转身轻松走开。

    元旦过后的一天,我在办公楼走廊的门口,听到两声嗷嗷的短叫,转眼一看是大黄猫,在干净的水泥地面上跳跃而去。这叫声真是奇怪,大黄猫嗷嗷两声,面对远处而叫,而远处又别无它物,象狼叫又不是狼叫,象狗叫也不是狗叫,反正从没听到有猫这样叫过。前些天,我在生产部的门口,看到大黄猫独自经过,它在跳跃奔跑中突然停下,对着远处嗷嗷叫了两声,随后又跳跃奔跑而去。

    大黄猫矫健自如的身姿,大黄猫无忧无虑的神色,只因我们这些相对优势的人们,为它提供了少许的爱心和更多的空间。它有没有固定的住处我不知道,它有没有知心的朋友我也不知道,我听到大黄猫奇特的叫声,我看到大黄猫自如的样子,我想那就是大黄猫的幸福生活吧。

    2007、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