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未见大黄猫的另想

昌群

 

    二月的想念三月来,想什么呢,想那雪想那雨,想那天空对大地的滋润,甚至到难以想象时,甚至待要转移想象时,雪来了雨也来了,毛毛雨多,桃花雪少,大地一片苍茫滋润,我想,大黄猫也和我经历了大约相似的情景吧。

    当我在这雨润变幻中静下心来,发现大黄猫不知去了哪里。

    最近一次见到大黄猫,是两天前的上午,不知为何,那时它蹲在我们办公楼的走廊里晒太阳,我走到它跟前,它眯缝着眼看了看我。前些天时,大家就谈论它,真是一头奇怪的猫,过年以后上班,它一大早就蹲立在单位门口,如同一座雕塑,但它的样子比狼更厚道,比狗更平静,神色安然仿佛一头憨厚的豹子。下班时,它又在单位门口蹲立,目送大家。据说等大家下班出门后,它也出门了。有一次,一位女同事下班时招呼它,它就随着人流出门,走到十字路口时,它停下了,不再理睬别人。听说晚上它不在我们单位的大院里住,但是一早还要到我们这里来,豹立在我们单位门口,目不斜视好象在想事的样子。

    平时它也蹲卧在我们办公楼旁边的冬青树下,好似一头胖胖的大黄兔。第一天没见它时,有同事开玩笑说,这几天开糖球会,也许大黄猫去看糖球会了。虽然糖球会在单位不远处举办,前几年我都去过,刚巧这几天心有旁骛,加上忙碌的事务,我只好在报纸、电视里欣赏糖球会的盛况了。

    有两天不见大黄猫,虽然有两三头别的猫,时常蹲卧在视线之中,感觉象是毫无灵气的略施粉黛的大个头老鼠,全然失去了灵性的感觉。是啊,猫有猫的感觉,人也有人的感觉。其实那美好的感觉,不在于表面那食色斑驳的生活,而是在若隐若现的虚无之处吧。

    一年四季,有的冬天就是这样,开始时,想象的冬天没有来,等到你的想象麻木时,突然的冬天却在最后的最后来了。

    大黄猫就是冬天来的,它有与众不同的别样的表情,你看不懂它,它也不猜测你,可是它横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也从不同角度,与我同看这个不冷的冬天。这几天我有恍惚之想,当然是在想人的江湖。一些平静之后,我才注意到,大黄猫去了哪里呢,我已两天未见大黄猫的踪影,它是去走访朋友,还是回归故乡了呢,我不知道。

    2007、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