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是大黄猫的流浪

昌群

 

    猫有猫的江湖,猫也有很多身不由己之时吧。前几天有位朋友问我,大黄猫怎么样了。我说大黄猫被抱走了。大黄猫被抱走的那天,天气也似今天,天地间不断有纷纷柔柔的细雨,心想的雨露滋润,心想的世事无常。朋友说,你已写了那么多字的大黄猫。我说是啊,哪一象又是万象之一,字里行间,既有猫儿也有众人,还有空灵之感吧。朋友没再多问。我在心里接着思想片刻,欲言又止。当晚接着那空灵之感,任由恣意的思绪,设想了许多,一直想到连绵不尽的梦中。

    有时所谓生活,就是生然而至的活动吧。大黄猫也是这样,它被抱走的前一天上午,我用手机接客户的咨询电话,边讲边走,走到院子里,走到单位大门外,又走了几十米,来到十字路口。这时我发现大黄猫自己在那里,似散步似停留,好象有什么心事。接完这个电话后我招呼了它一声,它不理我,于是我也不再理它。这时又有电话打进来,我想大黄猫是听不懂那些专业术语的。

    这天上午阳光明媚,大街上不时有车辆行人经过,我舒坦地左手插在裤兜里,右手擎着微微发热的手机,一边说话一边望着远处的风景。突然感到有个软绵绵的东西,在用力蹭我的裤腿,低头一瞧,原来是大黄猫,弓着身子在我的小腿边蹭来蹭去,好象很亲热的样子。别人从远处看,还以为是我带着的宠物呢。

    我当时感到很可笑,这家伙今天怎么了。不过我受不了它那亲热劲,看看四周,便拔腿往单位走去。没一会儿,大黄猫也慢悠悠跟了回来。当天我还和同事说起大黄猫这事儿,它真有点出远门后老乡见老乡的感觉。回到单位,大黄猫复归平静,不再对任何人表示亲热。不想第二天上午,单位开始有人捉猫,要把猫儿送到远在郊区的分厂去,那里有一个建成不久的工业园,附近有农田树林和山坡河道。后来我才意识到,大黄猫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才有前一天对我亲热的举动。

    除了大黄猫,捉别的猫都很费事,那些猫对人很警觉,不等捉猫人伸出手来就往树丛里跑。只有大黄猫,一如既往的老实,听同事说捉猫人去抱它时,它毫不躲避,都没叫一声,等被放进封闭的大纸箱里,好象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它是第一头被捉的猫,准确说是被抱而不是被捉。捉猫人去捉别的猫时,它一头从大纸箱里钻出来,慢悠悠走了。除了戴大手套的捉猫人,同事们偶尔在旁边闲看,偶尔去忙自己的工作,也许和行业特点有关,大家的分工很明确。

    后来听同事说,大黄猫钻出纸箱后,自己去了十字路口。后来有人特意出门找到它,把它唤回了我们单位,接着就在单位里被人抱走了。据说当天大黄猫就和其它几头猫一起,被送到了郊区。听说有的女同事忍不住,特意打电话给分厂,让那边的人善待那些猫儿。

    昨天我参加蹉跎岁月论坛的三周年版庆活动,同桌有位文质彬彬的中年女士,说着说着她才知道写大黄猫的人是我。我笑着说,聚会登记的是笔名,蹉跎岁月论坛组编的《记忆中的颜色》一书,也用这个笔名,发帖用的是网名,所以开始她对不上号。她说她很喜欢猫,写过多篇有关猫儿的文章,发表在别的地方。她还多次跟过大黄猫一文的帖子,用的是另一个网名,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是她。她讲了一些有关猫的故事,很有意思。于是昨夜的梦境又一次浮上我的心头,我脱口而说,以后想另写一篇有关大黄猫的小说,说完有些后悔,毕竟这是八字还没半撇的设想。

    因为又说到大黄猫,以及有关大黄猫的设想,我想该为几篇大黄猫的散文写个后记。从前大黄猫到我们单位时,不知已流落过几处地方,虽然之前的之前,它肯定是一头家猫的。它和主人的关系,有时类似世间众生和天上诸神的关系吧,如果也有众神的话,如果也有空灵的话,行文至此,已然语噎。

    2007、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