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悼蔡老

2007年1月3日凌晨,“诗天空”顾问、福建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被誉为“福建诗坛的一面旗帜”、“中国诗坛的常青树”和“诗坛独行侠”的中国著名诗人蔡其矫先生因患脑肿瘤医治无效,于北京溘然长逝,享年89岁。蔡老生前极为关注“诗天空”的发展, “诗天空”全体同仁对蔡老的不幸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对蔡老的家人和亲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蔡老的一生,是光明磊落、气贯长虹的一生。蔡老曾翻译惠特曼、聂鲁达等人的作品且深受其影响,也从祖国传统的诗歌以及民歌中汲取营养。 他热爱生活,刚直不阿,代表了当代中国诗人的精神和良知。他敢想敢做敢说敢骂,于耄耋之年仍保持着如火的热情和旺盛的创作激情, 笔耕不辍,且长年热心提携后进,培养诗歌新人。其纯粹、执著的诗歌精神影响了几代诗人。

愿蔡其矫老师安息。



归去的谪仙
——给蔡其矫在天之灵

陈侣白

八十九年前你从天上被贬谪到人间,做个无官无财的普通人、芸芸众生的一分子,领略人生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

上天又让你同时成为一个敏感而率真的诗人,体验欢乐也历经劫难,有大喜大悲,爱与恨从不掩饰。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于你绝非一句漂亮话,而是一生的信条。

你的笔下,浪漫激情喷涌,不羁的个性奔突,人道主义和民主精神光芒四射,爱心弥漫字里行间。

有大爱必有大恨。你控诉压抑人性、仇恨文明的荒唐年代,呼唤正义、自由和人的尊严,蔑视强权,诅咒文字狱,“大跃进”中挨批判、“文革”中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在所不顾。你在《十月》中发出怒吼:“难道一切苦难、一切悲哀、一切冤仇都可以不再追究?难道任何罪恶都可以宽恕?任何欺骗都可以不算数?心的伤口至今还在流血。”你对人民伟大力量的象征——“波浪”说:“(你)对水藻是低语,对巨风是抗争”;“我英勇的、自由的心啊,谁敢在你上面建立它的统治!”

你一肩行囊,四处壮游,足迹遍及江南塞北海岛边疆,所到之处必有诗,至老不休。以亮丽的笔触赞美英雄,赞美海洋,赞美大自然,赞美故乡!……

你不断探索人的心灵奥秘和感情世界的震颤,热烈地歌颂爱情、歌颂女性美,敢于在忌讳爱情的岁月大声宣称:“太阳万岁!月亮万岁!星辰万岁!少女万岁!爱情和青春万岁!”

你只忠于自己的信念和感情,毁誉于你如浮云。然而,你拥有无数共鸣者、崇拜者。从你傲岸的人生姿态和顽强的创作生命力,我们以为你永远不会老,永远会这样写下去写下去。

谁知道,上天突然发出召回令,你——侠义的、潇洒的谪仙,就这样飘然乘风归去!

请听千千万万“送行人”悲痛的心声!

我们相信,你在天上一定还会眷恋人间,牵挂着尘世上的人的命运和艺术的命运……

2007年1月29日寄自福州         







蔡其矫代表诗作选读(中英对照,原载《诗天空》双语季刊(Poetrysky.com)。译者:老哈)


蔡其矫
Qijiao Cai

蔡其矫, 1918年12月10日生,福建省晋江县园坂村人。幼年随家庭侨居印尼泗水。现为福建省文联专业作家,早年出版《回声集》(1956, 作家出版社)、《回声续集》(1956, 作家出版社)、《涛声集》(1957,上海新文艺出版社)三个诗集里。其20年来所写的诗作收编为《迎风集》、《双虹集》、《福建集》和《蔡其矫选集》(香港文学研究社)。2007年1月3日于北京逝世。






Born on December 10, 1918, Qijiao Cai spent his childhood in Indonesia with his family, which originally came from Fujian, China. He is a professional writer of Fujian Writers’ Association. He has published a number of poetry collections including Echoes (Writers’ Press, China, 1956), Echoes the Sequel (Writers’ Press, China, 1956), and The Sound of Billows (Shanghai New Literary Press, China, 1957), Against the Wind, Dual Rainbows, Fujian, and Selected Poems of Qijiao Cai (Hong Kong Literature Study Press). He died at the age of 89 in Beijing on January 3, 2007.

在西藏

In Tibet

一   洪荒的冰风在蓝天的回旋中怒吼   一切既清晰又朦胧   旷野和陋屋, 展露与深藏   雪白与枯黄   大块色彩下蕴含沸腾的热情   熔岩般喷发   如焚的白昼, 如炽的炎云   一切高远, 一切柔静   生命的悲壮苍凉   因孤寂而变得沉重   命运进入新的夤缘   意识冲出肉体的束缚   飘向非现实的时空   也许这是一度有过的天堂   无边浩瀚的美丽使我迷惘   二   再也没有什么广袤大地   能有这种想象的自由浩淼   漠漠雪野, 山在云下飞转   如梦的轻烟飘过不为人知的荒原   寺庙的金色高墙   印满牦牛足迹的杂花草场   以豪华的寂寞   粗犷的寂寞   向苍穹论证大地的悲伤   灵魂孤独   不可抑制地进入渺茫   苍凉的空旷融汇我心底   有如命运那样不可抵抗   三   把意绪投寄无言的寂静   大自然的情人   获得从来没有的满足   心灵进入另一个彻底裸露的自我王国   生活在大地边缘   五彩缤纷的混沌在扩大, 飞升, 飘逸   诉说人世的无限压抑   自由只能沿着已有的道路   荒漠不可接近   一切旅途都在梦中   那条走过来的漫长道路   只有如雪的沉默到处富余   似乎永世洪荒的独语   已渗入了我的灵魂   成为生活的真正信号   四   无数的高峰撑起梦境   瀚海一亿金星中窥见女神   风餐露宿的道路   一尺尺侵入冥色   峰顶积雪是发光的忧思   高悬在命运的上空   通过使人憔悴的风尘   无人迹的空旷萌动渴望   大地的哀歌只有象征女性   已从内心苏醒   用最强烈的色彩包容万物   献给无人知晓的寂静   我永远不是单身

1. Swirling, the ice cold wind savagely howling in the blue sky, everything seems clear, yet hazy. The wilderness and the shabby houses, exposed or hidden, the white snow and the brown withered, the zeal under the large pieces of colors erupting like lava. The burning days and the clouds as of fire all lofty and remote, all peaceful and quiet. Life, its solemn tragedy, its chilled desolation, is becoming heavier and heavier out of the solitude. The fate is hooking up new connections, the consciousness is breaking out of the flesh bondage drifting into the unreal time and space. Perhaps, this was once existed Heaven, but the boundless vastness of its beauty is leaving me at a loss. 2. There is no land as vast as the mightiness of this imagined freedom. The immense snowfields, the mountains swiftly turning under the clouds, the dreamy mists drifting through unknown wilderness, the tall golden walls of the temple, the meadows full of yak footprints, with luxurious solitude, with bold and unconstrained solitude, proofing to the firmament the sorrow of the land. The lonely soul inevitably entered uncertainty. Emptiness of chilled desolation dissolving into my heart as irresistible as the fate. 3. Send thoughts to the speechless quietude, the lover of great nature, getting the satisfactions that I never felt before, my soul entered another kingdom of totally naked self. Living on the edge of earth, colorful chaos expanding and soaring with grace and elegance. Talking about the endless depressions of the world, freedom only can follow the existing path. The wilderness is inaccessible, all the journeys are dreams. Along the long way that I have passed through, only the snowy silence is a surplus everywhere. It seems the soliloquy of the everlasting savagery has penetrated into my soul, and become the genuine signal of life. 4. Numerous summits holding up dreams, among ocean of billions of golden stars, have a glimpse of goddess. The road, on which I ate in the wind and slept on the dew, foot by foot, is invading into the twilight. The snow covered peaks are the shining thoughts of sorrow, hanging high above fate, through wind and dust that make people wan and sallow, in the spacious emptiness without human trace, desires are sprouting. Elegy of the earth is only a feminine symbol, awakened deep from heart, with most powerful colors taking in everything, dedicated to the quietude that nobody knows, I am never single.

夜涛

Night Tides

夜用星束扎起浓黑长发 散落到深沉水里 心头溢满幽暗 忧思不请自来    谛听寂静汹涌 心事难以表达 不如以沉默和星说话    眼睛印着夜海 有如遥远不可及的悲哀 生命航行在无声世界    惟有时发时止的涛声 一次比一次深沉 一次比一次凶猛 敲打心的琴弦    也许未说出的东西最真实 不需发音便做同一梦幻    美丽慌乱的夜 心扉久闭后敞开 一切虚饰扫净 诉出柔情 以涛声作信使    灼灼星芒抚头顶 晚潮安慰被遗弃的心 闪烁一颗颗同情泪    夜已到朦胧时刻 空茫的月天更加沉静 灵魂向永生的昏暗飞去 借幻想淡化了痛苦的现时

Tied its long black hair with strand of stars, the night sprinkles onto dark water. When the mind is full of heaviness, melancholy drops by on its own. Listening to the quiet turbulence, rather would the indescribable mind have a silent dialogue with stars. Eyes reflect the sea at night, it seems like some sorrow far out of reach, life navigates in the silent world. There is only the sound of tides, now and again, tenser and fiercer each time, knocking at strings of the heart. Maybe, the thing untold is the thing most true. No word needed to share the same dream. The night, beautiful and flustered, opens the door of a long shut heart, sweeping all the hypocrisy away. With the sound of tides as the messenger, true feelings are expressed. On head the caressing starlight shines, the abandoned heart being consoled by night tides, sympathetic tears glistens. The night gets darker, moon and sky sinks into deeper silence. The soul flies into eternal shadow, fantasy relieves the pain of the present.

也许

Perhaps

在生活的艰险道路上 我们有如太空中两颗星 沿着各自的轨道运行 却也迎面相逢几回,无言握别几回 没有人知道我们今后的命运如何 没有人知道我们是否会相互发现 时间的积雪,并不能冻坏 新生命的嫩芽, 绿色的梦,在每一个生冷的地方 都唤起青春。 在我们脚下,也许藏著长流的泉水 在我们心中,也许点亮不朽的灯 众树都未曾感到 众鸟也茫无所知 在生活中,我永远和你隔离 在灵魂里,我时时喊着你的名字 1974

On life's rough road, like two stars in space moving in two separate orbits, we met and we parted. No one knows what fate has in store for us. No one knows if we will ever discover each other. The tenderness of a new life will in no way be frozen to death by the snow piled up in time. Green dreams, in every chilling place, awake youth. Perhaps, under our feet, hides perpetual spring water. Perhaps, inside our hearts, shines everlasting light. Trees could never feel it, and birds wouldn't ever know about it. Even though you and I separate forever in life, all the time, I am calling your name in my soul.

风中玫瑰

Roses in the Wind

一上,一下,一来,一往。 飞舞的焰火 跃动的霞光。 一道道的浪痕 一条条的虹影。 在狂欢的流泻中闪射。 看不真切的轮廓 无法辨认的眼波。 从中散发捉摸不到的笑声。 一高,一低,一起,一落。 1978

To and fro Up and down The dancing flames The bouncing sunrays Waves upon waves Rainbow over rainbow Flashing amid the outpouring orgy The undistinguishable silhouettes The unintelligible gazes Elusive laughter emitted from within Rise and fall High and low

蔡其矫代表诗作选读(中文版)


雾中汉水

两岸的丛林成空中的草地; 堤上的牛车在天半运行; 向上游去的货船 只从浓雾中传来沉重的橹声, 看得见的 是千年来征服汉江的纤夫 赤裸着双腿倾身向前 在冬天的寒水冷滩上喘息…… 艰难上升的早晨的红日, 不忍心看这痛苦的跋涉, 用雾巾遮住颜脸, 向江上洒下斑斑红泪。 1957年

川江号子

你碎裂人心的呼号, 来自万丈断崖下, 来自飞溅般的船上。 你悲歌的回声在震荡, 从悬岩到悬岩, 从旋涡到旋涡。 你一阵吆喝,一声长啸, 犹如生命最凶猛的浪潮 向我流来,流来。 我看见巨大的木船上有四支桨, 一支桨四个人; 我看见眼中的闪电,额上的雨点, 我看见川江舟子千年的血泪, 我看见终身搏斗在急流上的英雄, 宁做沥血歌唱的鸟, 不做沉默无声的鱼; 但是几千年来 有谁来倾听你的呼声 除了那悬挂在绝壁上的 一片云,一棵树,一座野庙…… 1958年

南曲

洞箫的清音是风在竹叶间悲鸣。 琵琶断续的弹奏 是孤雁的哀啼,在流水上 引起阵阵的颤栗。 而歌唱者悠长缓慢的歌声, 正诉说着无穷的相思和怨恨。 我仿佛听见了古代闽越谪罪人的疾苦 和蛮荒土地上垦殖者的艰辛, 看见了到处是接云的高山, 峻险的道路, 孤舟在风浪中覆没, 妇女在深夜中独坐, 生者长别,死者无消息, 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一次又一次的流血…… 故乡啊,你把过去的痛苦遗留在歌中, 让世世代代的后人永不忘记。 1956年

祈求

我祈求炎夏有风,冬日少雨; 我祈求花开有红有紫; 我祈求爱情不受讥笑, 跌倒有人扶持; 我祈求同情心—— 当人悲伤 至少给予安慰 而不是冷眼竖眉; 我祈求知识有如泉源, 每一天都涌流不息, 而不是这也禁止,那也禁止; 我祈求歌声发自各人胸中 没有谁要制造模式 为所有的音调规定高低; 我祈求 总有一天,再没有人 像我作这样的祈求! 1975年

波浪

永无止息地运行 应是大自然呈现的呼吸, 一切都因你而生动, 波浪啊! 没有你,大海和天空多么单调, 没有你,海上的道路就可怕地寂寞; 你是航海者最亲密的伙伴, 波浪啊! 你抚爱船只,照耀白帆, 飞溅的水花是你露出雪白的牙齿 微笑着,伴随船上的水手 走边天涯海角。 今天,我以欢乐的心回忆 当你镜子般发着柔光 让天空的彩霞舞衣飘动 那时你的呼吸比玫瑰还要温柔迷人。 可是,为什么,当风暴来到 你的心是多么不平静 你掀起严峻的山峰 却比暴风还有凶猛? 是因为你厌恶灾难吗? 是因为你憎恨强权吗? 我英勇的、自由的心啊 谁感在你上面建立它的统治? 我也不能忍受强暴的呼喝, 更不愿意服从邪道的压制; 我多么羡慕你的性子 波浪啊! 对水藻是细语, 对巨浪是抗争, 生活正应像你这样充满音响, 波——浪——啊! 1962年

竹林里

泼水在空中凝固 翠绿快滴下露珠 看那光芒颤动在末梢 又像喷泉又像雾 飘落无形的雨 灌注心灵的湖 希望就在这一刻复活 自那失望的坟墓 1980年

漠风

在辽阔无垠的荒漠上吹拂 有一种雄浑的旋律为你伴奏 引人思绪万千的长风呀 你温柔些吧! 饥渴的国土 一切都在血汗中生长成熟 从开花到结果 难道永远是一条风沙的路? 艰难开拓的岁月 耗尽多少人的心血 呐喊着冲上天涯 这可不是永恒的游戏 无端的激情投向灰蓝色 行善行恶都无所顾忌 把巨岩化作沙砾 一声呼啸便席卷无遗…… 1985年

别样温柔

午夜发光的玫瑰 和金星相交的手臂 把白雪的心 化成春日泉水    捧惯鸽子的手 接触轻细 呼气的眩晕 如在梦乡温柔处    尚未爆发的火山 不能停泊的湖 接近天使比接近魔 更为障碍所不许    生命存在许多神秘 瞬间引导我超越自己 秋天向你说声再见 聚会是为了分离

客家妹子

初试新舵的雏鸟 慌乱中如纸鸢斜飞 犹是殷勤笑意 杏子明眸向我举杯    浪花磨光的卵石 唇上月亮般光洁 散出槐花清香 秀发向未来飘垂    未曾出世的童心 一池春水贮满深情 也许是莲瓣痴痴绽放 也许是早星看望夕阳    不使世界寂寞 有你常在的涟漪 不使生活枯燥 有你火焰般水滴

烽火岛

波浪穿着珠色衣衫 时时在海面上舞动 梦中钻石纷飞闪烁 水天一时照成辉煌    不经燃烧即无心的热焰 烽火岛举起焚烟的红光    四围排列沙滩礁石 海魂在风波上徘徊 如薄雾笼罩的晨星 空中缀满彩色玻璃    广阔之爱的无私给予者 烽火岛为你心灵创造美    坐观浪峰涛号起伏 回想青春迷惑岐路 心中激荡天体的风 急切盼望未知胜境    怀着乡愁到处寻找家园 烽火岛是爱的可靠联盟

飞雪

老树横枝托举高楼大厦 有纷纷鹅毛轻盈飘舞 都城正展露迎春笑容 有白珊瑚的无声欢歌 窗外暗影闪动点点落絮 室内水仙播送着芬芳 天光和地气都充满喜悦 檐角的滴水沉吟如醉 飞动的玑珠抚爱城乡 无数白鸽狂舞在高天 2003年1月

圆满

二百里外携来华贵月饼 圆满了时日的渴望  圆满了演播台主持人的深情 甜甜故乡山水的凤梨味 流出长长思念的泉水 半夜迟升的下弦月 送你星驰回乡的路程 再也不会有寂寞,不会有冷月 即使逆风穿雨幕时日再现 也不会过眼烟云似地忘却 2002年9月28晚

章港

你从草原来,带着铺天的绿意 如今手捧湿贝壳盈盈地笑着 双唇弓成一朵花 八十八颗星星照耀你的秀美 细致刻画出公主般冷艳 亚热带的排浪涤洗纤足 温和海风抚弄短发 你沉默如同沙下海蚌 内里却飘动着 那远在天边的淡红细云 2002年9月28日

牛姆林

晋江上游西溪发源地 状如母牛怀崽的山 经半世纪的休整养息 如今是一片绿海流光 玫瑰色的霞照 在路边黄花间流动 扑面的浓荫和潮湿 洗去沿途奔波的风尘 夜晚的凉风吹拂 泉州来的青年男女 在霓虹灯管的照耀下 秀发与朱唇旋舞 仿佛梦中偎依的面颊 人人把美拥抱在怀 洋溢青春之夜 爱情在头顶高歌 野兽眼睛一样的路灯 起起落落在沿山的小路闪烁 任何地方都没有的神秘

在乐声中啜饮良宵

早晨如宇宙初生般宁静 林中下着阳光雨 远山笼罩着缥缈烟云 滴翠了无声无息的波涛 如痴如醉的密林深处 蝉的赞歌在枝叶间回荡 石板路上女友的手指 冰镇的香槟酒一般清凉 难以抑制的幸福感 如一支遥远的歌 蜻蜓玻璃般透明的翅膀 与斑斓的蝴蝶同拍扇动 穿透密叶的鸟鸣 悄悄浸透碧意 心中激荡的春光 正在为友爱陶醉 命运陡削如同山峰 好在每人都有隐秘山谷 大自然总是万分朴素 幸福也没有终点站 以追求的目光去发现 尝尽欢乐的每一滴 跟人们分享生活 信任便是青春和力量 灵魂居高临下 生命超越苦难蔑视丑恶 快乐就像道路一样 永远通向无穷 2002年6月21夜

鹭海

穿过一片浓荫 登上台阶 在一排希腊圆柱中间 观赏白鹭之海 我渴望低头啜饮 又怕那无序的心 会掉进雪胸的深渊 再也不能清醒 只能嘱托青鸟 高飞去传送沉默音讯 以乐声和舞步 握着纤手,搂着裸腰 可那西向的眼睛 嘲笑我看不见圆心 一切都不过是倒影 得到的仅仅是余温 2001年8月21,鼓浪屿

漂流

连天群峰覆盖青翠 荡开无穷的水路浪迹 橡皮艇中有洒杯的欢欣 每一汹涌都是优美的短句 呼吸激流之上水雾 有如溪中穿梭的鱼鸟 不倦地痴望着美的深处 抚触以手温也不心跳 天光云影中惊鸿一瞥 在世俗之外和梦境之中 感到轻细微弱的气息 才记起什么是真正的年轻 初秋的阳光照亮眉睫 展露诗的灵魂 看不尽的倩影迷情 一直波动到深井 能工巧匠的玲珑剔透 不会有这样的神韵 魏晋碑贴的风采 也没有这样可爱 艇中水漫细腿 有遐思低诉 心事如箭离弦 浮起不寐的梦幻 峡谷的风吹舞浪花 笑容像光一样迅速 在回想中却只留下思念 那是不沉不灭的永远 2001年8月

风筝

轻轻地飘上去,飘上去 上风云路,去尘寰 摇曳在光明里,作远游 垂拂长天,拭揩云汉 只需一根线便越高空 与和谐的天籁共声吟唱 沉醉于生命的永恒之歌 扶起万象舞入天边 软风中轻盈,劲风中勇猛 面对绿风则发出傲笑 无论是清晨,是黄昏 永远是满天热情满天星 任无聊文人轻蔑和嘲弄 从来就与大地相牵连 情感从这里起步 思想也在这里成形 虽曾奉献过昔时战争 于今更醉心传送友情 运筹在方寸之间 与万邦众生和鸣 眷恋故土,流韵四方 串连起东西的万水千山 在青草地,在白浪岸 变化于斑斓的似水流年 不负秋色,不负春光 让雅淡或浓艳的舞蹈仙子 驾驭汪洋恣肆的风 解放身心而回归自然 2002年12月

Copyright © 2005-2017 by Poetry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