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  的  红  鸟
——绿音的诗评述

梁元

    绿音的诗歌世界,是一个类似艾米莉-迪金森眼中的世界。这是一个宁静的世界,一个隐藏着内心秘密的世界,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你听不见尘世的喧嚣,你看到的是阳光,雨水,海浪和密林。进入这个世界,读者的心不由自主地软化了,感触也变得细腻了。因为唯有这样的轻柔和细腻,才能真正领略这个诗意世界流转的物象和蕴含于其中的情思。

    在绿音的诗里,始终能够听见一种声音。它从外部世界进入内心,并与之对话,与之沟通。两者互相感应,互相渗透,最后合为一体,形成一种新的语调。在这样的时候,你很难分清两种声音的区别,说出哪些来自外部世界,哪些来自内心世界。

    这种新的语调,是通过意象的营造而形成并获得充分展现的。也可以说,诗人将她的诗性经验意象化了。在这一过程中,意象既是物的升华,也是情的外化。我读绿音来北美后写的诗,立即被一个鲜明的意象攫住,并认定这个意象成功地传达了我所说的新的语调。红鸟出现于她的多首诗中,出现于落叶的秋天和寂静的黄昏,出现于化雪的枝头和孤寂的树影,出现于遥不可及然而与一颗纤细的心丝丝相扣的地方。红鸟的意象具有多重象征而被嵌入诗的语境,成为一种心灵的释放和寄托。

                我的双眼是一个清澈的湖泊
                而他就停泊在湖心的一个小小岛屿上。
                    ——《第三者》

                而我不知自己在写什么
                如果是诗,它会变成一只红鸟飞走
                如果不是,它将是一些红鸟的羽毛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

    在与红鸟的感应和交流中,红鸟与诗人以及诗意变得密不可分,互为对象。诗人的诗性经验将红鸟引入自我的深处和情的深处,让红鸟分享那个平时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同时,在外部世界与内心世界经由红鸟而融合时,红鸟通身闪烁着诗意,而诗意也释放成一只红鸟,凌空而去。红鸟成为诗性经验的化身,而此时的诗性经验,既是咏物,也是移情。

                当他们歌唱时
                天空如河流涌动
                我听到寂静
                对我说话
                    ——《红鸟》

    读到这几句,我不由想起迪金森的诗句:

                When it comes, the landscape listens,
                Shadows hold their breath;
                When it goes,it is like the distance
                On the look of death.
                    —Emily Dickinson:There's a certain slant of light

    此外,使用红鸟而不是白鹤作为意象来与诗中的“我”互动,恰如其分地暗示了地域特征,使人感受到一种异国情调。

                                                                                2010.1.31

梁元,生于中国重庆,上小学时随父母移居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并分别在美国两所大学获得学位。诗天空诗人协会会员。发表诗歌数十篇。现居南加州。

Copyright © 2005-2017 by Poetry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